未分类

茄子小视频最新版app下载

   训练,挨打,吃饭,洗澡,上药……

   下马威,这准定是下马威!60个学员一个白天的站姿练下来,没有不挨棍子(鞭子)的。就连外号“茅矮子”的茅五,也被抽了一鞭子,要知道,茅五在乘风号上可是顶儿尖的好手,掌柜的已经开始教茅五观天测向的本事了,人精贵着呢。

   吃饭时一样痛苦:青紫红肿的60双屁股,被迫坐在食堂的长条凳上,那一刻酸爽无比。不坐还不行,站着吃饭?不讲究坐姿的人会被追加两棍。

   好在医馆里的跌打药神效无比,给大伙减轻了不少痛楚。晚饭后,几个学徒——老爷们叫“护士”的,拿着古怪的小瓶,轮流给60双屁股上药,小瓶里喷出来细细的水雾,落到伤口上瞬间就清凉很多。

   如果是在以前,那么学员里有一半形销骨立的乞丐,这会已经被打死了。然而几个月调教下来,有着穿越众毫不吝啬的伙食供应,这些少年人的身材早就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甚至比大部分明人身板要强,屁股蛋要厚实——每天三顿大碗盖浇饭,明代的小地主肯定是吃不起的。

   屁股上肉厚的下场就是:抹点药明天又是一条好汉!什么,“晚上指定睡不着?”在医院里监督学员们上药的教官,当时听到这句牢骚后,哈哈大笑:“还是手软,没有训到位,到位的话一定能睡着,看来明天要加点量……”

   当天晚上,学员宿舍里一片哀嚎。隔着一条过道,原本还隐隐有些对立的陆海军学员们,现在谁也顾不上谁,一个个趴在床上,呲牙咧嘴,露着屁股,丑态百出。

   军营最里面的一张高低床,下铺,杨二也趴在那里,和过道对面一个叫茅矮子的头对头,眼对眼,王八盯绿豆。

   唉,最终还是被方丈抓来当了大头兵……杨二趴在床上,这一刻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和义父俩个人走江湖卖艺时的光景。那时候杨二年纪还小,学把式难免有跌打,靠义父用祖传的药酒外敷内服,精心调理,自己才没有落下暗伤。

   想到当年病死在破庙里的义父,再看看自己眼下青紫的屁股,杨二这一刻止不住悲上心来,埋头欲哭。

   “杨二哥!”

   “啊,是姜兄弟!”杨二听到熟悉的喊叫声,急忙抬起头,果然发现姜尚正在沿着走道一路寻过来。

  
黑性感的奇迹

   姜尚刚来到面前,杨二就急着问道:“门外有关防,你怎生进来的?”

   姜尚蹲下来嘿嘿傻笑:“寻穆掌柜开的路条。”

   “海军穆掌柜?应该找卫方丈,那是我顶头上司!”

   “卫方丈太凶,我不敢去。”姜尚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偷偷塞给杨二“只能拿小半个,太大装不进口袋。”

   杨二略略一闻,就晓得纸包里是猪蹄膀,默默把纸包塞到枕头下面,这一刻他的眼泪是真流了下来:“兄弟啊,哥哥着实命苦,你看看屁股被打的。”

   可怜姜尚一个少年人,哪里会安慰人,只能一个劲的说:“忍忍就过去了,掌柜们不是坏人……”

   两人说会话,然后姜尚估摸着一炷香的时间到了,这才告别依依不舍的杨二,约好有时间再来看他,然后他就离开了军营。

   ……

   大员商馆,在天黑后是禁止无事出门的,所以姜尚从军营出来后,趁着天色还没有黑透,赶紧从商馆中间的操场跑过去——给他分配的临时房间在军营对面。

   姜尚知道,自己在商馆里没几天好住了:三日前的接风宴上,穿着休闲西装的摩云观缔造者,传法大和尚冯峻,给五位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学霸,隆重推荐了来自西昆仑的白嘉宝博士。

   白博士在西昆仑是干补习班的,就是那种满大街发手提袋,上面印着“小博士阶梯教育,赢在起跑线!”的课外教育培训机构。

   白博士只有研究生学历,博士文凭是从英国野鸡大学买的。然而白博士经验丰富,精通小初高三阶课外辅导流程,当初在教育战线也是干得风生水起,要不是跑来挂靠的小餐桌导致学生食物中毒,博士的底子也不会被人挂上知乎,最后辗转沦落到大员来。

   白嘉宝博士作为穿越势力中对各种熊孩子最有经验的人士,毫无悬念的被任命为正在筹备中的赤崁师范学院校长兼附属小学校长。

   在当天的接风宴上,白博士正式签发了关于五位摩云观学霸的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然后附属小学的聘任书也一并颁发下来。

   第二天,随着白博士去赤崁小学工地视察的姜尚他们,经过博士一路上详细解释,才知道自家已经成了食国俸的国子监监生兼附属蒙学的教书先生。

   看到那红墙环绕中的赤崁小学,明白此中利害的大龄学霸不禁暗暗咂舌……索性是天高皇帝远,这昆仑老爷们丝毫不把大明的规矩放在眼里哦。

   眼下师范学院还只是寄生在赤崁小学里的一块空招牌,未来在给熊孩子们上课的同时,白校长还要抽出时间给五位老师上课。姜尚他们已经得知,白山长要给他们传授的,是昆仑不传之秘:“物理”和“化学”这几门新功课。

   自家培养的文人当然要尽心尽力,尤其是姜尚这种年纪小的,未来就指望他们接穿越众的班呢;保卫老爷的园子和小老婆的重任,迟早都会着落都在姜尚他们这一代人身上。

   至于大明朝已经培养成型的文人,俗称“封建知识份子”的这类人,可以豪不夸张的说,大部分穿越众都是很警惕的。诸如“秦皇当年不专业,我辈今朝挖新坑”这种杀气腾腾的帖子,论坛上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

   所以,当三天前学霸们在接风宴上谈笑风生啃蹄膀的时候,同船而来的两位秀才公,得到的接待就低调很多。即便是其中一位秀才还带着娇滴滴的小娘子,开了穿越众占据大员以后,第一位女性进商馆的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