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茄子app直播下载视频在线观看

   这句粤语,让徐拙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夸自己。

   其实盐焗类菜品很常见,各个菜系都有盐焗菜,比如这盐焗花生米,就是一道典型的鲁菜菜品。

   但是盐焗类菜品在北方现在很少见,而且有盐焗鸡的大名在前,所以其他盐焗类菜品就有点黯然失色了。

   一说到盐焗两个字,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盐焗鸡。

   这也造成了很多人误以为只有粤菜有盐焗做法呢。

   这种误会甚至连粤菜师傅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比如现在的谢海龙,就非常惊讶徐拙居然也会做盐焗类的菜品。

   他这么带头一夸,其他人也都举起筷子进行品尝。

   很快,大家的夸奖声就接踵而至。

   不过这些夸奖并没有让徐拙又多高兴,反而有些无奈,心里暗自后悔这么快把盐焗花生做出来了。

   因为他原本想的是做出盐焗花生之后,能够引出大家讨论盐焗菜的做法,这么一来二去的,万一能够触发触类旁通的技能,这不妥妥的又掌握了一道菜嘛。

   然而大家非但没有把话题往这方面扯,反而一个劲儿的夸自己。

   这跟徐拙的设想相去甚远,甚至还有点南辕北辙。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唉,白瞎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

   徐拙叹了口气,没心情听大家的那些夸奖,打了声招呼便下楼回厨房忙活了。

   与其跟大家在那夸夸其谈,还不如多做两道菜挣点钱呢。

   毕竟,自己也只是个身家才几千万的普通体力劳动者而已,跟楼上的这些有钱人可比不起。

   一小时后,楼上包房里的午饭总算是结束了。

   谢海龙如愿以偿的的喝多了酒,关俊杰和徐文海开车送他回去,临走前谢海龙还朝徐拙嚷嚷,让他别忘了明天做盐焗鸡的事儿。

   徐拙自然不会忘记,只是有点担心谢海龙喝这么多,会不会影响明天的发挥。

   送走谢海龙之后,赵金马带着老爷子于培庸戴震霆郭树英等人也都离开了,貌似是找个地方继续喝茶聊天。

   显然,他应该是带着大家去赵记私房菜的店里去显摆。

   徐拙也没在意,老年人嘛,就喜欢这样,吃饱喝足后就开始回忆青春,如果徐拙没有猜错的话,赵金马绝对会提起跟老爷子当年斗智斗勇的那些事儿。

   第二天,徐拙来到店里之后,就看到了门口摆着几个深一点的瓦罐。

   瓦罐有点粗糙,价格应该不贵,因为看上去就像是那些廉价处理的残次品。

   走进店里,徐拙看到谢海龙正在跟冯卫国他们一块儿吃早饭,见到徐拙后谢海龙连声说道:“你们这里的早餐太丰盛啦,这要是让同行们知道还不得嫉妒死啊?”

   今天店里的早餐很丰富,有炸的油馍、油饼、糖糕、菜角,另外还有葱油饼。

   这些主食配上虾皮青菜粥,既有营养也好吃。

   另外桌上还摆着卤味拼盘和一些酱菜和泡菜,不仅营养丰富,而且搭配也非常合理。

   怪不得谢海龙这么说呢,这样的早餐,连徐拙自己都觉得丰盛。

   他扭脸看了一眼建国:“早餐准备这么多,忙得过来吗?”

   建国说道:“这次送来的花生油是生油,得熬一下才能用,所以就炸了这么些东西,明天再炸一次,那些生油基本上就会都变成熟油。”

   生油,指的是直接用花生米生榨出来的油,生油价格相对便宜一些,比较耐放,但是香味儿不足,尤其炒菜的时候,完闻不到花生油的那种浓香。

   想要让生油变得好吃,就得用生油炸一次食物才行,这样生油就会变成熟油,油脂中的香味儿也会激发出来。

   徐拙冲建国说道:“炸完东西记得给油加个香,以后不加香的油不能用于炒菜了,免得香味儿不足影响菜品的质量。”

   所谓的加香,指的是把油烧热之后,往油锅里加入一些葱段姜片和八角香叶等香料,用油炸到金黄,然后捞出扔掉。

   这样油中就会有这些香料的味道,炒菜的时候香味儿更足,炒菜时候也不用再放花椒大料等香料,相对来说能提高后厨的运转效率,也能有效的节约香料的使用。

   毕竟把香料的味道炸到油中和炒菜时候放香料,所耗费的香料数量可是完不一样的。

   炒菜时候想要香料出味儿,就得增加香料的是用量,而且因为时间紧急,一般不等香料的味道都炸出来就直接开始炒制。

   这样比较浪费。

   而炸到油里的话,可以尽可能的把香料的味道炸出来,一锅油算下来也用不了多少香料。

   当然了,这些油只适合做一般的菜品。

   一些料重味浓的大菜硬菜,该放香料还得继续放,不能节省。

   交代完这些事儿之后,徐拙一边给自己盛饭一边看着门口的那些瓦罐问道:“那些东西是谁带来的?做什么用的?”

   谢海龙赶紧说道:“我带来的,这是做盐焗鸡用到的器具,只有用瓦盆做出来的盐焗鸡才算正宗,味道才好吃。”

   还有这一说?

   见徐拙有点迷茫,谢海龙趁着这会儿没事,给徐拙讲了一下盐焗鸡的过往。

   盐焗鸡是客家菜,当年客家人从中原往东南沿海迁徙的时候,因为食材不易存放,特别是宰杀的家禽没法长途携带,只能包在盐中封存。

   在迁徙路上,没有吃食的时候,就拿出来,就着行李中携带的瓦罐把鸡做熟,这就是早期的盐焗鸡雏形。

   发展到现在,盐焗鸡已经有了标准的做法。

   但是公认最正宗的做法,依然是用瓦罐来做,而且这些瓦罐只能用一次,不重复使用。

   所以谢海龙才带了好几个这种粗制滥造的瓦罐。

   大概有种便宜货扔了不心疼的想法吧。

   不过徐拙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些瓦罐只能用一次,难道这有啥讲究不成?

   谢海龙喝了口青菜虾皮粥说道:“这些瓦罐的结构比较疏松,导热性很强,但是做过一次之后,融化的盐就会把那些气孔给堵上,再用的话不容易导热,所以只能用一次。”

   徐拙啧啧称奇,居然还有这种讲究。

   不过盐焗鸡这么多年来一直经久不衰,大概就是这种讲究吧。

   徐拙挺期待今天上午的盐焗鸡的,凭谢海龙的实力,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今天围观的人应该不少,而盐焗鸡一次只能做一只。

   完不够分的。

   要不,今天咱也当一次试吃员试试?